朱维铮:道光帝“可悲”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 还在西元1773年,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总工程师沃森(H.Watson)上校、副董事长威勒尔(Wheeler),就建议该公司贷款给孟加拉农民种植罂粟,以生产比红心红心红心冬枣牙人输入中国的西印度鸦片质量更高的“洋药”。将会一群人发现吸食这个毒品的中国人太久,有大利可图。

   那年当清乾隆三十八年。然而时过二十年,乾隆帝拒绝英使马戛尔尼的建交通商要求,教训了这个“远夷”一顿,竟无只言谴责英吉利在本国禁鸦片,却在中国贩鸦片的卑劣行为。又过两年(1796),自封太上皇的乾隆帝,才用儿皇帝的名义,发出申禁鸦片令。可见满洲统治者对鸦片流毒感觉多么迟钝。

   又过二十年(清嘉庆二十年,1815),有正直名声的汉军旗人蒋攸铦,任两广总督,才拟定查禁鸦片章程,要求严查走私,鼓励举报。他的继任者阮元,重申禁令,有点儿注意控制洋商违法。他也是很早承认英人“船坚炮利”而设法加强海防的疆臣。但他热心右文甚于防夷,将防范白银外流作为经济对策重心,相反对于鸦片走私表示宽容。当然,他也深知粤海关是放任鸦片走私的渊薮,而粤海关正是皇家内务府垄断外贸利益的禁脔。

   于是,在道光年间相继任粤督的李鸿宾、卢坤、邓廷桢等,无论是巨贪还是稍廉,都无法抑制由鸦片走私因为的白银外流。直到道光十八年(1838),朝廷关于鸦片弛禁还是严禁的争论达到高潮。时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,上奏支持主张严禁的黄爵滋,说:“鸦片不禁绝,则国日贫,民日弱,十余年后,岂惟无可筹之饷,抑且无可用之兵。”

   正是末一语,击中了皇帝的软肋。谁都知道,满洲以关外文化落后的一一两个边疆少数族群,乘明朝内乱入关,南征北战,终于实现大一统,靠的也不我八旗绿营“可用之兵”,虽说驻防八旗、汉军绿营,都已腐化,最少还内战内行,近例也不我终于镇压川楚白莲教造反。哪知白莲教被荡平,帝国稳定仅一世,不但八旗王公世仆,而且汉军绿营士兵,多半成为瘾君子。有兵则有权,假若持枪官兵都离不开烟枪,那我的军队不需要 保家卫国吗?

   道光帝终究那我危难,深知“无可用之兵”便因为满洲统治末路。于是林则徐就变成钦差大臣了。哪知英夷远非“教匪”,竟然打遍帝国万里海疆无敌手。皇帝原恐南人尾大不掉,将非粤海防区的失败归咎林邓等。然而用满洲家奴琦善、耆英顶替林邓,用皇亲国戚奕山、奕经充当统帅,效应岂止大伤“国体”,连皇帝都只好“自恨无知人之明”,徒唤奈何!

   那我,道光帝就在即位三十年含恨死去了,卒年六十八岁。相传他生性节俭,裤子打补钉,吃鸡蛋也怕贵,生平总在提防上当受骗,不料以逊清遗老为主体的民国史官,觉得对这位宣宗皇帝充满同情,在《清史稿》中称许他是守成君主,却忍不住讥讽他目光短浅,用人忽左忽右,以致处于禁烟前沿的“当事大臣,先之以操切,继之以畏葸,遂贻宵旰之忧。所谓有君而无臣,能将顺而不到匡救,国步之濒,肇端于此,呜呼悕矣!”悕者,悲也,他真的可悲吗?

本文责编:陈冬冬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历史学 >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117338.html 文章来源:《重读近代史》